站内搜索:

神州杂志社主办

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报道 >

河南国土厅批复移送司法案件 被地方批示依政策处理遭质疑

日期:2020-07-10 11:30    来源:中国城市建设网    
      获悉,河南省温县张羌街道办事处南张羌村村委会建设村民安置楼非法占地一事,已由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出具了《关于对温县张羌街道办事处南张羌村村委会非法占地造成耕地破坏程度鉴定请示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批复内容:“经鉴定,温县张羌街道办事处南张羌村委会,擅自非法占用南张羌村土地建设安置楼,造成49.56亩耕地严重破坏。根据2000年6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119次会议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土地资源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及《国土资源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移送涉嫌国土资源犯罪案件的若干问题》(国土资发【2008】203号)之规定,请你局将此案依法移送司法机关。”
图为: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出具的非法占地造成耕地破坏程度鉴定请示的批复
移送案件久拖不决,被质疑不作为
      2016年8月5日温县国土资源局根据《批复》要求,制作了《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温国土资涉罪移字【2016】11001号,将案件移送温县公安局。
《公安部关于改革完善受案立案制度的意见》(公通字〔2015〕32号):刑事案件立案审查期限原则上不超过3日;涉嫌犯罪线索需要查证的,立案审查期限不超过7日;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立案审查期限可以延长至30日。
温县公安局接到温县国土资源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后,在法定期限内没有对该案件做出立案与否的决定,并于2017年7月12日向温县政法委员会做了《南张羌镇南张羌村委会未经批准擅自占地建安置楼一案的情况汇报》(简称:情况汇报)。公安机关在法定期限内没有做出立按与否的决定是不作为行为,个案不按规定向上级公安机关请示,而向政法委汇报本身就涉嫌推脱与甩锅,更是不担当行为。公安机关这样明显不作为、不但当的背后是否存在其他因由,着实耐人寻味!
2017年7月24日温县政法委员会书记胡欣华在《情况汇报》上做出批示。批示内容为:“关于新型农村社区遗留问题,2016年11月省委农村工作组已明确整改方案,建议公安部门依据上级相关政策妥处此类案件。”
左图为:政法委员会书记在公安局《情况汇报》上做出的批示
右图为:公安局对国土资源局移送案件处理决定的“告知书”
上述两个图片来源于县国土局非法占地移送案件卷宗
      2018年3月7日温县公安局告知温县国土资源局:你局2016年11月10日移送我局的温县南张羌村委员会未经批准擅自占地建设安置楼一案,我局审查后认为,其行为不易按犯罪处理。建议你局依规依法处理。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75条:公安机关接受案件后,经审查,认为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且属于自己管辖的,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予以立案;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事实显著轻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或者具有其他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情形的,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不予立案。
这份“告知书”令人玩味,根据《规定》对涉嫌违法犯罪案件,公安机关应根据犯罪事实、程度做出予以立案或不予立案的决定。温县公安机关却做出:其行为不易按犯罪处理,不知依据的是哪个规定做出。
      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10日国土资源局把案件移送到公安局,公安局搁置8个月没有做出立案与否的决定;但该案件又系省委巡视组交办案件,不宜在公安局长期搁置,于是2017年7月12日公安局向温县政法委员会进行《情况汇报》;2017年7月24日政法委员会书记在《情况汇报》上做出批示,2018年3月7日公安局才给国土资源局出具“告知书”,又历时近8个月,整个案件审查耗时近16个月。公安机关超出法定审查期限后做出的既不是予以立案,也不是不予立案的决定,而是其行为不易按犯罪处理,建议你局依规依法处理。
记者对“告知书”中引用“不易”两个字颇感疑惑,随即在百度百科上查找其含义,引证详解:1、艰难,不容易。2、不改变;不更换。3、易学词语,指“易”的含义之一。共计三种解释,不知告知书中的“不易”是那种解释。
      温县公安机关办案人员或许是怕重蹈哈尔滨市交警支队巡逻大队两名警员滥用职权事件的覆辙,才在决定中引用“不易”二字吧!其寓意可见一般。
已涉嫌犯罪案件  批示依政策处理
      政法委员会在政法机关中处于核心领导地位,有权对政法事宜进行督导,因此政法委员会介入公安机关做批示,原则上没有不妥,但是批示必须符合法律规定和法定程序,若是不符,就涉嫌越权,亦涉嫌违法违纪问题。      
      查阅《刑法》342条【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等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林地等农用地大量毁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土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改作他用,数量较大,造成耕地大量毁坏的,依照刑法第342条的规定,以非法占用耕地罪定罪处罚:
  (一)非法占用耕地“数量较大”,是指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五亩以上或者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十亩以上。
  (二)非法占用耕地“造成耕地大量毁坏”,是指行为人非法占用耕地建窑、建坟、建房、挖沙、采石、采矿、取土、堆放固体废弃物或者进行其他非农业建设,造成基本农田五亩以上或者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十亩以上种植条件严重毁坏或者严重污染。
关于南张羌村委会非法占用耕地建设楼房一事,据河南省国土资源厅《批复》显示:“经鉴定,温县张羌街道办事处南张羌村委会,擅自非法占用南张羌村土地建设安置楼,造成49.56亩耕地严重破坏。”已经符合法律规定的非法占用耕地“数量较大”和“造成耕地大量毁坏”情形。对责任主体应以非法占用耕地罪定罪处罚。
政法委员会其主要任务是宏观指导、协调、监督、检查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等部门开展工作,维护社会稳定。
南张羌村村委会非法占用耕地近50亩用于建设楼房,明显违反《土地管理法》,且数量较大,导致大量耕地被毁坏,破坏了国家土地资源,其行为与国家保护耕地政策相悖,严重损害村民权益、社会及国家公共利益,性质非常恶劣,涉嫌犯罪明显,符合法定刑事处罚标准,且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不追究刑事责任的六项法定条件之一。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都应当追究村委会及主要负责人的法律责任,政法委员会无论出于何种理由都应当支持相关部门对案件进行涉刑处理,可实际上政法委员会书记却批示依据上级相关政策妥处此类案件,让人颇感费解。难道上级相关政策在政法委员会书记意识形态中比国法还大吗?依法治国、依法行政、依法办案是建设法治国家的基础,难道政法委员会书记不知道公安机关要依法办案,而不是依政策办案吗?在南张羌村委会非法占地一案上为什么政法委员会书记会建议公安部门依据上级相关政策妥处此类案件呐?这实在耐人寻味呀!
基于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出具《批复》及项目建成房屋销售的实际情况,都能窥见该项目是打着新型农村社区建设旗号和幌子,实际是搞房地产开发建设谋取利益,而非真正意义上的村民安置房。
一位近七旬的退伍军人、老共产党员的举报人说:“政法委书记胡欣华为非法占地涉嫌犯罪的具体案件做出依据上级相关政策妥处此类案件的批示,其就是违法犯罪人员的‘保护伞’,也是滥用职权的行为;同时,这种批示也涉嫌违反《中国共产党政法工作条例》和《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相关规定;更是‘打伞、破网’的对象。更有可能存在腐败。”
      关于政法委员会书记胡欣华对该案件做出批示时的初衷考量、政策背景、实际情况等问题,外人是无法知晓的,故,城市建设杂志社记者向胡欣华书记发出预约采访的要求。
图为:温县政法委员会书记胡欣华接受记者采访  城市建设杂志社记者摄
      温县政法委员会书记胡欣华接受了城市建设杂志社记者的采访。
记者:胡书记你好!感谢您接受采访,请问你对南张羌村委会新型农村社区项目的前期占地和后期销售情况是否知晓?
胡书记:不清楚,项目具体在哪里我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
记者:关于温县公安局《情况汇报》上的批示是您批示的吗?
胡书记:是我批示的,不错。关于新农村建设遗留问题的批示,我的批示有啥问题吗?
记者:南张羌村委会非法占地一案已经过省国土资源厅批复,认为符合追究刑事责任立案标准,要求温县国土资源局将此案依法移送司法机关。
胡书记:我是政法委书记,专管社会重大问题,我对一个事情批示出一个建设性意见,不管具体案件的处理,具体案件要依法依规处理,该构成犯罪的就按犯罪处理,不构成犯罪的就按行政处理。我过问具体案件都要按程序召开公检法联席会议,并记录有会议纪要。我给的只是原则性意见和建议,如果是新农村建设,就要按新农村政策该咋处理就咋处理;如果涉嫌犯罪,就要按犯罪处理,政策问题与依法依规问题是两个概念。这个既然批示了,没有开协调会,没有会议纪要,就说明这是一个原则性的建议,不是对具体案件的批示,具体案件该咋处理就咋处理。有一点我非常清楚,对具体案件我们要开协调会的,不开协调会的批示,就不是对具体案件的批示。你一说,我有印象了,当时张羌街道办事处书记,现在我们一位副县长向我汇报过,给我拿来一个新农村社区的东西,当时省里也有个关于新农村社区的东西,是新农村社区的按新农村社区办,不是新农村社区的就不按新农村社区办。我只是对新农村建设提出原则性建议和意见,若不是新农村建设,涉嫌犯罪要依法依规处理,这个批示是原则性的建议和意见,不是对具体案件的指导性意见。
记者:温县公安局《情况汇报》只是对南张羌村非法占地案件个案的情况汇报,且直接涉及非法占地责任人的刑事追责个案呀?
胡书记:虽然是一个案件,我的批示是原则性的对这一类事情进行的批示,不是对这个案件进行的批示,我是宏观指导,不是对个案,是对新农村建设这块的事情原则性建议,是对这类问题的批示,不是对具体案件进行的批示,这是两个概念。
记者:根据采访调查得到的大量证据显示,这个项目是打着新农村建设旗号,实际是搞房地产开发呀?
胡书记:我都不知道这个项目的具体位置,什么都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所有的人我都不认识。
根据对胡书记的采访,记者梳理得知:首先,胡书记虽然是在个案的《情况汇报》上做出的批示,但其否认是对具体案件的指导性意见;其次,由于没有起动公检法联席会议程序,所以在该个案《情况汇报》上的批示,也不是对该案件的指导性意见;再次,胡书记对南张羌村委会新农村建设占用土地问题,有明确的态度,若涉嫌违法犯罪,就应依法依规处理;第四,胡书记对南张羌村村委会新农村社区建设的实际情况并不知晓,只是根据汇报情况建议按照新农村政策处理遗留问题。
      记者注意到,胡书记称:“这个既然批示了,没有开协调会,没有会议纪要,就说明这是一个原则性的建议,不是对具体案件的批示,具体案件该咋处理就咋处理。有一点我非常清楚,对具体案件我们要开协调会的,不开协调会的批示,就不是对具体案件的批示。”用这种倒置的逻辑推理来说明不是对具体案件的指导性批示,未免有些牵强,应该有更加准确、明确的事由加以说明才能令人信服。
       可见,温县公安局对南张羌村村委会非法占地一案做出的“其不易按犯罪处理”的决定是否有法可依,是否正确还有待商榷;负有执法监督的上级公安部门、人民检察院、政法委员会是否会对此案依职权进行监督?其监督结果如何都是公众期盼的!
近日,当地群众反馈信息,关于稿件所涉及的问题至今温县人民政府都没有依法依规做出处理,涉事违法违规人员始终逍遥法外,有失公允。

请继续关注此事件的后续报道。
分享到:
更多生态农业
更多美丽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