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神州杂志社主办

当前位置:主页 > 脱贫攻坚 >

叶县新农人的致富经

日期:2019-09-18 12:18    来源:人民网 河南频道    

9月15日,在叶县廉村镇前崔村,村民宋玉雷在自家房檐下悠闲地聊着天。小院里干净整洁,水泥地上刚收获的一片金灿灿的玉米正在晾晒。

“村东边那块儿玉米收完了没?待会儿去南边,那儿也等着呢!”宋玉雷不时接打着电话。

今年52岁的宋玉雷是个庄稼汉。4年前,他买了一台玉米收获机。从此,每到秋收时节,不仅自己当上了“甩手掌柜”,而且找他收割玉米的“电话业务”不断。

虽然家里只有三亩地,但回忆起以前的秋收,宋玉雷马上打开了话匣子:“小时候家里穷,兄弟姊妹又多,上完小学没钱读书了,12岁就开始下地割草挣工分。”

宋玉雷回忆,那时候他和母亲是家里的壮劳力。一到收秋,天不亮就跟着母亲出门,趁着月光下地干活儿。首先他们要把玉米棒掰下来扔在地上,然后用“蜀黍铲”(砍玉米秆的一种农具)把玉米棵“放倒”。接着,他和母亲拉着架子车在地头和家里来来回回多趟,把玉米棒拉回家去晒干,玉米秆则拉回去当柴烧或者当牲口饲料。

玉米棒一边晒着,一边就要着手开始剥。一家人齐上阵,用锥子把玉米粒“穿”下几行,接着用手剥。差不多十来天才能把所有的玉米棒剥完。那时候穷,买不起手套,砍玉米、剥玉米经常手上磨出血泡。“现在想想,那时候种粮食可真是受罪啊,三亩玉米经常要折腾半个多月。”宋玉雷笑着说,“现在的孩子们根本难以想象。”

上世纪90年代,部分农村地区已经开始使用小麦收割机,但秋收机械化普及率并不高。近些年,随着农业机械化水平越来越高,广大农民对秋收机械的接受程度也越来越高。

第一次用上玉米收获机时,宋玉雷感觉到从来没有的轻松:机器进地里后,自己啥也不用管,“大块头”几个来回就把剥完皮的玉米棒倒进了拖拉机里。他把玉米拉回家晒了两天,脱粒机又轻轻松松地把玉米棒变成了玉米粒。“半个小时就‘秋罢’了,玉米秆直接粉碎还田,再也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了。”宋玉雷激动地说。

2014年,头脑灵活的宋玉雷筹资自己买了一台玉米收获机,不仅自己家收割方便,还能赚钱。“当时机器买的6万多元,政府农机补贴都补了1万多元,整个秋收基本不出县城就有干不完的活儿,一季下来弄个一两万块钱不成问题。”宋玉雷说。 (叶县宣传部 乔培珠供稿)

 

分享到:
更多生态农业
更多美丽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