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神州杂志社主办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欣赏 >

樵夫许永钢|书法的魅力与书法的结字美讲究

日期:2018-07-06 14:09    来源:神州网三农频道    
     神州网讯(记者 许金豹 郭坤城)学子永刚、姓氏许,公元1964年出生。此“刚”为父命,不可违;故笔名用“钢”,无欲带刀之意!号塞北一樵夫,籍贯陕西汉中人。海南省玉蟾书画院副院长, 海南省书协会员。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中国文化艺术中心书画院副院长,中国国礼书画家。 自幼秉承家学,耳闻目染,好读书,惜时,曾以好学名当时,“时不待我,只争朝夕”为其座右铭。习书形成爱好,后拜名师陈竹朋,徐毓泉为师。一长欧,篆,隶:一精魏碑,章草。师教森严,十三年临帖不许创作,期间聆听教诲,谨遵师命,无越雷池。临帖有张迁、史晨、麻姑、神策军、九成宫,五柳先生、爨宝子、龙门、文公、猛龙、黑女、羲之草诀、书谱、谏之、伯虎、征明、自元、元白等诸帖。坚定认为,具备传统基本功的书法,才是代表中华不二的书法艺术。长期体味各种笔法,知一通而百通,举一而反其三,而立后始创作。由于尊师好学,深得尊师厚爱与赞誉。
      因资质愚钝有辱师之清誉,时时愧疚,常以勤奋补羞惭之心。 同时遍览古今中外名著,尤好国学,并研习书论对《书谱》和丁文隽《书法精论》尤为景仰,并任当地书法老师,因恐误人子弟而居心忐忑。

      数十年习书已成习惯,然自知作品属心高手低,却得同好推崇,虽诚惶诚恐,亦身心鼓舞,坚定向学之心。今知天命,亦云:“老牛自知夕阳短,何须杨杨鞭自奋蹄”,“岁老根弥壮,阳骄叶更鲜”。 心为学子,将一生不渝,希望得更多老师不吝赐教,使学生书法臻与成熟。 既立习书之志,便当勤奋不已,永钢不肖,愿与同好为华夏书艺之传承与弘扬,尽一份绵薄之力!
      客观评价《圣教序》:王羲之书法,自梁武帝以帝位推崇后,其在书法史上之地位,至今未被撼动。后世除继续推崇外,几乎未有微词。山人斗胆说一点自己对《圣教序》的看法,看看是否能够合了一部分书者心意。
       一般人写羲之的评论文章,都是写赞美之词,这是有好处的经验做法,因为人人都说好,我也说好自然少打。山人不然,先说客观的。
     《圣教序》,这帖也历眼三十余年,期间很多帖从不喜欢临读到喜欢,从喜欢又到不喜欢又转而喜欢,如其它诸帖,不论怎样,只要入了我手既视为珍宝,反复临读,不敢懈怠。羲之很多帖如《十七》《快雪》《兰亭》等,非常容易看懂和喜欢。《圣教》则不然,不好读懂,由于上述诸帖的定位,感觉圣教书风不太吻合,有这个想法就对了,圣教首先是集字,所以行气不畅,字形结构不是那么美。据清代书法家翁方纲考证,《圣教序》的字可分为三类。一是鉴真(证实确实是摹自真迹);二是存摹(属于怀仁加入了自己意思);三是存疑(在钩摹或刻石的时候已经走了样的)。如果某些字走了样,并非那时的人不敬业,而是那时的工作条件十分有限,因为这些字大小不一,需要缩放;清晰程度不同,需要辨识。
      中国书史上虽推崇王羲之为“书圣”,但并不把他看作一尊凝固的圣像,而只是看作中华文化中书艺创造的“尽善尽美”的象征。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增损古法,变汉魏质朴之风,对书法全方位的艺术发展方向,奠定了牢不可破的基础。王羲之在他那一时代到达“尽善尽美”的顶峰,这一“圣像”必将召唤后来者在各自的时代去登攀新的书艺顶峰,圣教的笔法在那个时期是划时代的,是承上启下的一块丰碑,圣教中的笔法,成就了后来很多伟大的书家。
      所以读《圣教序》要带着思想去读,才可以慢慢领略其中的美,甄别出不足之处,它还是我们提高鉴赏力的一本好帖。

 
     《丑书论》丑书,最近一段时间,这话题在书坛斗争较激烈。山人以为大可不必。丑书者甚至引经据典说王羲之,颜真卿等当时也横遭时人批评,似乎丑书要立与书法艺术之列,也是时代进步之必然也。(山人文章写不好,只能说个大概意思,敬请关注本人文章的高人,看见以后展开论述。)在下以为书法艺术和丑书是有区别的,书法艺术是靠扎实的基本功完成的事情,是专业人做的专业事。丑书古来就有,非今日之产物,反对丑书的本身可能不是那么妥当,我就不反对丑书。水果刀是干嘛的,顾名思义是用于水果上面的,但是切土豆行不行,肯定行;毛笔是干嘛的,是用来按法度写出漂亮的字,抒发情感的,那我要抒发情感,为什么不可以拿毛笔使唤。太极拳,少林拳需要基本功,可是没有基本功就不允许比划比划吗,显然是不恰当的。这些群体至少是爱好者,是书法艺术传承的群众基础,应该不用打击。任何人都有权力,使用任何一种道具,抒发情感的权力,没有基本功可以写字,可以弄拳。根本的区别是丑书没有根源,没有规矩,没有规律,任笔为体。只是任性而已,平心而论,丑书者比谁都想写好,写不好着急尼,又不想放下笔,这是没有错误的。以后的理论家应该给其归个位,山人姑且称之“构成字”。但是王羲之,颜真卿等可不是丑书的鼻祖啊,人家可是基本功好的一流一流的。怎么证明丑书不是书法尼,一个简单的根据就是但凡丑书者基本功都不好,凡是基本功好的,就写不丑。又曰心理审美趋向说,既然心理审丑,那何以自己着装那么光鲜。所以可以丑,也有存在,但是丑不是道理,不能那么理直气壮,审美者也应该宽容。人家着急的声嘶力竭,上窜下跳不容易。就如同本山人,钓鱼不上钩,扔石头激起千层浪过瘾。丑书的存在是正常的,以前有,今日有,以后还会有。会煮粥不是厨师,穿龙袍不一定是皇帝,戏子多。丑书存在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别有用心,混淆视听。
     《永钢说法》儿童的书法教育,应该是正确的引导,要告诉先生不论怎么写,不论进步有多快,好,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好。那么就不要迁就孩子太早创作。一个良好习惯的养成很不容易,但是不良习惯的养成却很快。而且带孩子出来的目的是观摩,学习。让孩子创作实在得不偿失,可能我们坐实了捧杀的事实。孩子在学习的过程中(每一个学习书法的人都是),周而复始的在前进中否定自己,这是正常的,说明临帖的观察更加仔细入微了,本来这就是进步。可以让孩子每个月留一张作业,进行比较,一定会看见进步的。而不是为了保持学习的激情去过早的创作。打下坚实的基本功才是最重要的,要相信孩子的接受能力。
    《取法》小时候听老人讲,中国人老早就不安份。活的好好的老想飞,然后身上弄上翅膀愣住山下跳,结果那哥挂了;还有一哥弄个大炮仗坐上,结果那哥也不见了…然而他们就成了后人的经验,以至于现在人造跑快快的飞行器,都要学习,尊重,崇拜以前的东西,丝毫不敢走捷径,比聪明,所谓另辟蹊径的没有。
     书法,也是一样。所有的艺术皆以创新为贵“胡为书法必取法古人乎”云创新者,言其终极非言始学也。倘若学力不深功夫未到,竟驰鹜于创新之高论,弃前贤瑰迹宏规于不顾,另起炉灶,自开新疆,其实高不过丘陵,下不及川泽一定是事倍功半。
 

 
     书法之精,取象为先。历代前贤所留墨迹碑文乃象之至近而易取者。凡初学心迷结构之理,手乖挥运之方,至于何谓筋骨神韵茫然不知。唯有就此至近易取之象,用心长期临摹,精博自然有得于心,融会贯通,出于己意运法自然,取法前贤而不为前贤所困,学书至此,乃可入创新之林。前人所留甚伙,然非所有皆可师法。取法乎上乃人所共求,何以所取不同者,予以为取法之要告白同好;始学取法一定真书,待其精熟在加多种碑,帖临习。以羲之天才初学卫夫人,后取法李斯钟繇曹邕张旭等等,与此同时囊括目光所及的所有碑帖,耳闻目染反复临读爱不释手,悉心洞察好中之好与美中不足之上法;虽未大好但可取之处甚多,此为中法;经过长期玩味,才可以有高的欣赏,鉴赏力。不可以抱残守缺,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晋帖唐碑端秀严整淳而无疵应为首选。六朝精品亦富如二爨猛龙黒女石门铭等等。然而一代有一代之风格,和优点。善学者撷英取华愈博愈妙,不善学者菁华未得疵颓先呈。
    书法不可偏颇,知帖是碑非者陋,是碑而非帖者僻,尊魏而卑唐者偏,尊唐而卑魏者腐。
 书法必须有继承,才可有创新。只有借鉴了古人的经验,才可以成就今天的成绩。
师古不泥谓之新!!!
(许永刚 供稿)



分享到:
更多生态农业
更多美丽乡村